闪 闪

军训中!!!!!😊

原罪(刀剑同人) 不喜勿入


           山姥切在想,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在明明发现了审神者对付丧神漠不关心却从未想过主动拉近关系又或是作为初始刀作为与审神者灵力最为紧密的刀剑而感受到明明审神者唤出了新的刀剑男士却从未出现过但自已却从来说起的时候?审神者一定是察觉到了,所以他才会不再避着自己甚至以此为乐。所以说啊,我是帮凶,我有罪。。。。
              “切国殿,你要来和我们一起吃茶点吗?”赤脚飞奔而来的小短刀欢快地问着。“啊,我的话就不必了,毕竟只是一把赝品而已。”“诶,切国殿真是的呢,好了好了,我们一起去吧!”并不在意这种赝品论的小天狗不等金发的付丧神回答拉起他的手飞快地奔向樱花树的方向。金发的付丧神不得不紧跟短刀的步伐奔向众人所在的地方,大概是由于小短刀超高的机动值,并未过太久就已经到了目的地。山姥切有些气喘,今剑回头看见,也只能讨好地冲他笑笑,然后不容拒绝的继续拉起他冲向众人,“锵,我们来了哦!”正在准备食物的付丧神们闻声看向两人,“啊,欢迎欢迎!”众人笑着这般调笑道。“啊,欢迎我这样的赝品什么的,真的可以吗?”山姥切拉了拉头顶的白步略为不安的说着,“诶,切国殿怎么还在说这样的话呢?明明什么事都做的很好,而且还总是帮助我们呢,对不对?各位。”药研藤四郎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其他人,“是呀是呀,不管是出阵还是内番都很厉害呢!而且主人还总是很重视切国殿呢。”黑发红眸的少年略带羡艳的语气让众不觉好笑。“好了好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可以开始开始吃了哦!”看着众人笑着闹着山姥切觉得心底一片柔软,“这样很好,不是吗?”药研笑着对着山姥切说道,金发的付丧神轻轻点了点头。“不过,乱一起就好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药研遗憾的说着,山姥切僵了僵抓着白布的手近乎发白。“嘛,这样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是审神者将他带去了现世呀,乱一定很高兴,因为审神者从未带人去过现世呀。”对呀,是自己说的,审神者带乱去了现世,然后所有人都相信了,是自己呀。“啊,切国殿,你不吃吗?那分我一个好不好?”小天狗渴望的望着山姥切,“诶,不行哦,待会儿还要用餐,不可以吃太多哦。”药研皱着眉不赞同的说。今剑一瞬间苦了脸,但下一瞬却又笑了。因为山姥切默默给了他一块点心,药研无奈地看着,“只一块哦。”“嗯!”今剑欢快地回答。
             轻松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众人都收拾好东西开始往回走,山姥切走在最后看着眼前开心谈论的众人,然后望向审神者房间的方向。是的,我有罪。但,我并不悔,纵使我终会落入深渊,我亦甘之如始。

原罪(刀剑同人) 不喜勿入


            “啊,好刺眼呀!”乱胡乱想着。强光对着付丧神的眼睛,浑身赤裸的付丧神被绑在一张手术用的床上,身上简单地盖着白色的床单,“我为什么会在这呢?”付丧神开始回忆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碎片,到处都是碎片,刀剑的碎片因为光的照耀而显得格外闪亮,付丧神惊恐地望向那个站在房间中央笑的一脸温和的男人在向自己招手,想离开身体却无法控制,“乱,过来。”带着言灵性质的话语从审神者嘴中说出,然后乱便自己一步步靠近自己害怕的根源。待到乱躺在床上之后,“乱酱,要乖乖听话啊,你一定会成为我最完美的作品的!在那些没用的刀剑之后,一定、一定的哟!”言尽,审神者开始满足的打量付丧神的身体,这次一定会成功的,毕竟这把刀剑是“自然”产生付丧神的,天知道自己其实并未用灵力召唤他,仅靠自己的意识和本丸内稀薄的灵力便能自己拥有实体,这是何等的幸运与具有天赋?审神者想到这里开始用更加狂热的目光看向付丧神,啊,这是我的!
              回忆完毕,付丧神又开始觉得悲伤,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对其他刀剑的哀悼,因为所谓的追求力量作为力量的狂热者的审神者成为了审神者,然后在凑齐了六振刀剑组成一队后便再也不曾在付丧神眼前召唤其他刀剑,是的,并不是不召唤而是不在人前,所有其余刀剑都是在此被唤出,然后刚降于世便被残忍对待直至碎刀,渐渐地便有了怨气,付丧神即使是处于八百神明的末席也依旧是神明,神明的怨气让那些还未显身的刀剑感到不安,渐渐地不再有付丧神回应审神者,直到现在自己的到来审神者重新拥有了希望。
                “你是最棒的,乱啊,你会拥有绝对强大的力量的。”审神者一边说一边将新的试剂注入付丧神体内,咚咚,外面敲门的声音,“佐藤大人,我是山姥切,来汇报出阵情况,能否进来?”金发的付丧神怀着不安的心情轻声对审神者屋内问到,“哦呀,他们回来了呦!”审神者状似十分愉悦地说到,“乱酱,你想他进来陪你吗?”审神者好心地问,乱想反驳却奈于无法出声只能看着审神者走出房间,然后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以及两个人走向他的脚步声,被束缚在床上的付丧神奋力挣扎着,想提醒那个“无知者”,“啊呀!山姥切你看,乱看到你太高兴了呢!”审神者的笑语让乱感到不对劲,“是吗?你是在对我这样的赝品有什么期待呢?”金发的付丧神用着苍凉的声音对着乱说到,一时间乱只觉得冷,身体不再挣扎,像是死去。

原罪(刀剑同人) 不喜勿入


            战场之上披着白布的付丧神难得的走了神,这就导致敌大太欺身上前之时他已躲避不及,锵,另一位红眸黑发的少年付丧神为队友挡下这一击,山姥切不再敢走神,飞快地运用起手中的刀配合起其他人。
             在击破王点之后,加州清光看向山姥切,“嘿,你刚才在想些什么呢?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其他人听后才注意到今天山姥切的不正常,便也都担忧地望向他,金发的付丧神并不适应众人的视线,他拉了拉头顶的白布,“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快些回去了。”“诶,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呢?”小天狗踩着极高的木屐咋咋忽忽的问道,虽说今剑作为三条家的长辈级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化形的样貌是孩童样貌他总是有些活泼,“啊,我知道了,是因为担心乱酱吗?”山姥切听后眼微微睁大,但由于白布的遮挡并没有一个人发现。“诶,是吗?真是感谢你啊,山姥切。”黑发的少年因为自家兄弟被关心而感激的对其笑了笑。“啊,嗯。”山姥切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只是将自己藏的更隐蔽。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在乱进入审神者房内后便好奇地望向房内也并未注意到审神者锁门的行为,审神者房内并未开窗因此在房门关闭之后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这让乱感到莫名的不安,他凭着短刀的侦查力恍惚间看见审神者似乎在向他笑?不,不对,审神者他望的是他的身后,乱一下忘了内心的不安,审神者在看什么呢?乱好奇地想到。带着这样的心情乱转了身,“呀!”乱惊呼,他的身后整个是刀剑,一振振被摆放着,乱想到昨夜兄长所说的审神者灵力不足因此不足以召唤审神者,乱暗自定了定心,嗯,一定是审神者由于刀剑无法唤出付丧神所以将他们收藏了起来。但一振振刀剑看过去乱却有些心慌,五花、四花甚至是三花刀的存在乱都能理解但为什么一花的短刀都存在呢?这里的刀剑太全了。“快离开,乱!”诶,哪里传来的声音?好像自家兄弟呀。“乱酱,过来哦,我们要开始工作了哦。”审神者愉悦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乱的思考,“好的,主人!”乱下意识回答,然后任由审神者带领他走向更黑的地方,看着审神者打开另一扇门,与其一同走入,啪,开灯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付丧神有些张不开眼,待适应之后,乱终于看清了房内,然后望着眼前的情形浑身僵硬,张张嘴却无法言语。见状,审神者轻笑,“呐,乱,我们开始工作吧!”审神者愉快地说着。

原罪(刀剑同人) 不喜勿入


          等到第二天早餐时乱才正式与众人见面,不过说到众人其实包括审神者在内也只有8个人,三条家的今剑,左文字家的宗三和小夜,新选组的加州清光,乱和药研以及初始刀三姥切国广。饭桌上很安静,乱左右看看也不知道说什么,大概是因为审神者有些严肃,乱胡乱想着,啪,筷子放下的声音,“今天的出阵名单大家已经知道了吗?那么,乱酱今天来帮我做近侍工作吧。”是的除了乱其他人全部出阵,不知道审神者是怎么想的,想到昨天药研哥所说的乱有总有奇怪的感觉。
             昨晚,“呐呐,药研哥,你说主人是怎样的人呢?”“我并不了解大将,虽说我是最早一批来到本丸的,但我所知道是大将并不热衷于锻刀和出阵甚至大将经常不在本丸,所以啊,尽管我的练度都很高了,可刀剑却少的可怜。”“诶诶,骗人的吧,就算是只出阵都是可以在战场上捡到刀剑的呀!”“的确如此,但大将却说不能召唤呢,大概是由于审神者灵力并不充足吧。好了,不要再管这些了,乱,记住不要太放肆大将喜欢安静,别靠太近了。”“诶,为什么?我觉得主人很和睦呀。”“乱,听话!”黑发的兄长皱着眉轻声喝斥,乱只得嘟了嘟嘴,不情愿的说“知道了,药研哥。”“好了,睡吧。”至此,再无言语。
                呯,“啊,疼!”原来是乱身前的审神者停住了步子,“好了,我们到了哦,乱在想些什么呢?”审神者看着疼出泪的付丧神笑着问了出来。“没有啊,只是在想您为什么不让练度最低的我出阵?”橙发的付丧神试探着问道,“呵,因为你是不一样的,你的工作不是这个。”审神者笑着回答。乱觉得怪怪的但却找不出不对的地方,“好了,我们到了哦。”审神者打开门,然后笑着看着付丧神进入他的领域,再然后便是门轻锁的声音以及谁的叹息。

自娱自乐!!!

原罪(刀剑同人)
主乱藤四郎
all乱向
私设  乱藤四郎会逐渐恢复神格
(前期有些狗血  后期更狗血  毫无逻辑可言  切勿认真)
不喜勿入,此乃本人自乐产物

           “呐,我是乱藤四郎。你.....要和我一起乱舞吗?”
“啊,不好意思,乱舞虽说不行但我很期待我们之后的相处啊”有着黑色乱发的中年男人对着少女似的付丧神这样说到。
           “啊,没关系哟,我也很期待和主人的相处。”付丧神看上去并不在意自己的话,只是笑着看着自己的主人。“是吗?那就好,我叫伊藤,今后多多请指教了。对,有很多需要你帮忙的事呢。”审神者说后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好了,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可以自己去到房间吗?就在走廊那头,药研会接你的。”刚刚被召唤出的付丧神歪头想了想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便元气满满的向审神者告辞离去。
             一打开门,付丧神便感到一丝害怕,黑夜将房门内外变成了两个世界,走廊上灯火动荡,本丸笼罩在黑幕下,连月色也被遮挡,付丧神畏惧的缩回腿,偷瞄向自己的审神者,可惜看不清审神者隐在灯光下的神色。
             无法,乱只有暗暗给自己打气,然后飞快的投入夜幕中,他一心想着快点到连看也不敢看周围的样子,忽然,一双手抱住了他,不待他惊呼,沉稳的声音便传来,“乱,你在干什么?”橙发的付丧神看向来人,“什么嘛,原来是药研哥呀。”看着少女模样的弟弟生气的嘟嘴,无奈的叹气。摸摸他的头,“不早了,我们去休息吧。”随即牵起他的手带他去了房间,两人牵着手直至完全隐入门内。
              砰!门关了,这座本丸再次隐入了黑暗。这是故事的起源,亦是罪孽的起源。

真是幸运的一天(๑•ั็ω•็ั๑)